凯时国际官网

最新公告:
加入中国教育培训联盟,获联盟会员广告席位

教育

教育资讯 / 教育论坛

校商勾结敛财 多家“在线教育APP”充斥有害信息

文字:[大][中][小] 2017-11-21  浏览次数:22098

某教育平台,小学生可添加的圈子

法制晚报讯(记者张蕊)作为一名小学五年级学生的妈妈,李萌最近很郁闷。“我给孩子下载了一款在线学习软件,本来想让孩子养成自己学习的好习惯。”但让李萌没想到的是,自己的孩子不但没有用这款软件来学习,反而用软件玩得不亦乐乎,连学习都耽误了。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在线学习APP也变得越来越火。公开资料显示,据调查,2016年,在线教育平台中小学生用户超过了3成,多达3000万人,不少在线教育平台也据此推出了针对中小学生的手机端APP,声称随时随地都可以学习。但这些在线教育APP却良莠不齐,问题层出不穷。

为此,《法制晚报》记者连线了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刘仁堂。刘仁堂指出,通过在线教育APP,靠购买学习币来完成作业或者成为各种所谓的“学霸”,这样的学习模式,前景堪忧。

现象

教育APP

小学生可加“失恋”圈子

每天看着孩子花大量的时间鼓捣APP,李萌还挺欣慰,觉得孩子终于自己愿意学习了,但前几天,她突然发现,自家孩子在APP上的一些板块中灌水、发帖、聊天,完全找不到一丝学习的迹象,“以为就是学习,谁想到会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内容。”

记者根据李萌提供的信息,也下载了同款在线学习APP,软件下方的正中间,就是“学生圈”,点击进去后,用户可以自己添加圈子,可供选择的圈子数量超过100个。

记者注意到,这100个圈子,有供学习的高中、初中、小学等各种学习讨论圈,也有供阅读的“阅读角”等,也有“小学自拍交友”、 “暗恋心事房”、“失恋治愈系”等圈子。

这些圈子并没有明确的中小学生以及大学生的区分,这意味着,即使用户是小学生,他也可以添加高中生,甚至大学生的圈子。

李萌一气之下将APP卸载了,可没想到孩子自己又给装上了,她继续卸载,孩子继续安装,最终她没收了孩子的手机,“孩子和我大吵了一架。说让学也是我,不让学也是我。”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在线学习APP也变得越来越火。公开资料显示,据调查,2016年,在线教育平台中小学生用户超过了3成,多达3000万人,不少在线教育平台也据此推出了针对中小学生的手机端APP,声称随时随地都可以学习。但这些在线教育APP却良莠不齐,问题层出不穷。

调查

平台开办零门槛未在教育部门登记审批

据央视报道,开办在线教育APP几乎是零门槛。在搜索引擎中输入“在线教育平台开发”,便出现了3900万个搜索结果。进入一个名为“云朵课堂在线网校系统”的网站,页面中“5分钟独立网校上线”的字样十分醒目。

记者询问是否需要有关资质时,工作人员称,“您这边不需要提供什么资质,如果说您个人来做就是提交身份证明就可以了,然后如果是企业做的话,直接双方带着合同章就可以了。”

这就是说,无需资质审核,无需登记备案,只要支付一年8000多元的租赁费,个人便可以开办在线教育平台。

2000年,教育部出台《关于加强对教育网站和网校进行管理的公告》,明确:“凡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举办冠以中小学校名义及面向中小学生的网校和教育网站,必须经省级教育行政部门同意,并报国家教育行政部门核准。”

但记者调查后发现,目前针对中小学生的在线教育平台,背后的公司基本都为“科技发展公司”。虽然都在从事教育培训,但并未在教育部门登记审批。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指出,作为教育与互联网的新业态,在线教育还没有形成明确有效的管理制度和措施。这就导致在线教育平台在内容把关、教师宣传、资质审核等方面始终无法规范。在线只是手段,教育才是目的,但目前的在线教育处于教育主管部门无法监管的尴尬处境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据了解,以APP这种形式提供在线教育服务的公司,主要还是以一种商业机构的这种注册流程为主,少部分地区对于这种互联网信息服务的前置审批有相应的要求,但是目前还没有形成一个有效的、明确的管理制度和措施。

关于在线教育如何规范,宋清辉的看法是,首先要有相应的立法。在线教育如果把控不好,就会出现很多问题。“可能会传播错误的知识,可能会有一些不正当的方法来传播某些事情,甚至有些在线教育APP还会出现一些违法的内容。”宋清辉说,这些都需要有专业的人士或者专门的法律法规来判定,“因为广大的教育消费者,他们在这一方面不是专业的。”

连线

为此,《法制晚报》记者连线了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刘仁堂。

刘仁堂指出,在线教育APP目前还是比较混乱,并没有明确的部门来监管。各个领域都冒出许多所谓“专家”分享学习,良莠不齐,使许多学习者也无所适从。包括中小学生也已经被各类在线学习APP充斥包围,难以分身。甚至有的学校与APP软件开发商之间存在利益分成,这类APP往往内置了不少充值服务,靠购买学习币来完成作业或者成为各种所谓的“学霸”,这样的学习模式,前景堪忧。

学习APP需教育部门监管

法制晚报:对于在线学习APP,应该由哪个部门来监管?如何做才能获得有效监管?

刘仁堂:在线学习类的APP建议还是应该由教育部门来监管。首先从在线学习APP的开发推广阶段就应当设置门槛和机制,尤其是面向中小学生的学习类软件,如果没有任何教育背景和资质,不应当允许进行市场推广工作。对于各类社会在线学习类APP实行实名备案方式,对于幕后运营公司的具体情况进行网站公示,发布具体警示信息。

法制晚报:在线学习APP上的老师们是否也应该有相应的教师资格证?应该如何监管?

刘仁堂:目前来看很难实现,因为事实上在线学习的内容非常丰富,有些专业并非是专门的教师资格所能够掌握。对于“老师们”的监管更多的是靠参与学习者的辨别能力和个人理解。

使用学习APP致损失家长可退费索赔

法制晚报:如果公司也没有资质,老师也没有资质,家长是否可以要求退费并索赔?

刘仁堂:如果是学校要求学生必须下载该APP在线学习,学生在学习过程中发现存在严重错误或者导致损失,家长可以有权要求学校退费并索赔。如果是家长自由选择的在线学习APP,因为公司或老师没有资质,并没有法律规定可以退费或索赔。

如果学习内容和宣传严重不同,涉嫌虚假宣传,家长可以要求赔偿经济损失。

法制晚报:对此,家长是否可以进行相应的索赔?索赔数额应该如何计算?

刘仁堂:如果在线学习APP公司发布虚假广告,欺骗、误导消费者,使购买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应当依法承担民事责任。索赔数额可以参照消费者保护法的退一赔三的比例进行索赔。

办在线教育公司需具备4个条件

法制晚报:创办在线学习APP的公司是否应该具有相应的资质?收费标准应该依据什么来制定?

刘仁堂:长期来看还是应该具备相应的资质,现阶段很难实现。收费标准可以参照具体学习内容,结合市场需求和专业性老师的课时费来作为参考依据。

在宋清辉看来,在线教育未来有广阔的市场前景,但不排除该市场将快速饱和并出现大面积的洗牌。“值得投资的线上教育至少需要具备四方面条件:一是有优质的师资力量;二是要有优质的教育成果;三是要有相关的版权维护能力;四是要有累积的广大生源,防止竞争对手争夺。”

法制晚报:如果在线学习APP有关内容涉嫌违法,那么公司的相关人员以及公司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刘仁堂:如果内容涉嫌违法,可能会受到行政处罚,公司承担行政或者民事责任。如果情节严重可能构成公司单位犯罪,主要责任人将承担刑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