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时国际官网

最新公告:
加入中国教育培训联盟,获联盟会员广告席位

商学院

管理智慧,学习培训

承认有起点众生无法解脱

文字:[大][中][小] 2016-4-6  浏览次数:66063

佛教世界观为什么不承认有起点?为什么不允许建立第一因?

因为只要承认了第一因,就承认了我们这个世界的实有;只要承认了第一因,就必须相连带着承认业力的实有,生死的实有。

很多人讨论缘起,并不是为了了解缘起的本质,而是在寻找众生生死的起点。他们所谓的缘起观即是:缘起是让众生开始生死流转的第一因。在这样的论断下,他们认为佛教有很多缘起:真如缘起、法界缘起、业感缘起……

明贤法师:承认有起点让众生永远无法解脱

明贤法师:承认有起点让众生永远无法解脱(资料图)

如 果说《大乘起信论》、《楞严经》是真如缘起,那么真如就成了轮回的罪魁祸首;如果说《华严经》是法界缘起,那么法界就是生死流转的第一因;如果说小乘的是 业果缘起,那么业力就成了生死的起点。如此,空性、真如、法界都成了生死因,那还有什么解脱可言?众生将永远在轮回里流转,因为这几个缘起确立了我们的生 死是实有!

在这样的知见下,第一因都是实有的,业力是实有的,法界是实有的,真如是实有的,空性也是实有的……那么所有的贪、嗔、痴烦恼和无穷无尽的生死系统必然全都成为实有,众生将永无解脱之期,即便是弥勒菩萨再来,我们依然解脱无望。

因为随着第一因被确认为实有,随着我们的第一个念头被确认为实有,我们的生命观已经被确立为实有,那么世界生成的第一因也是实有的。

生命的第一因实有了,物质的第一因实有了,世界的第一因实有了,说明什么道理?说明我们这个世界可以从“断无”直接产生“常有”——所立的是常见;此后,如果一切都毁灭了,所有的能量都消失了,那么又由常有进入断灭。

建立第一因,就是建立了一个常有、断灭的世界观。将各种缘起当成第一因,那么世界就是断灭的,同时也是常有的。断见、常见同时具足,我们的世界观和人生观就会非常混乱。

因此第一因一定不能确认。那么,了脱生死的根本正见是什么?就是空性。假如这个时候忘记了空性,我们就不可能有了脱之期。

用四圣谛去推也好,用十二缘起去推也好,世界和生命都推不出尽头,因为四圣谛、十二缘起的每一支本身都是空性。

空性贯彻到了生命的每一个念、每一个点,贯彻到了一切的时间和空间。空性才是我们真正的解脱之因,才是真正的正见。

所以从藏语翻译看,空性不是灭法,而是“真实的没有”。这“真实的没有”实在是太精确的一个概念,无需建立任何第一因,只是真实的没有,这就是空性。

唯识宗的一派主张有为缘起论,这事实上大违佛教宗旨。从中观的角度来看,空性是能够令一切众生解脱的正见,而有为缘起论所确认的现量世界和众生生死都是实有的。既然确认是实有,你怎么让它逐渐改变成为空性?

这一派所找到的理由是,因为能够让众生从实有逐渐地修成空性,所以才有改变的价值,人生才会变得主动。可是我们的人生无论如何主动,也不能够让有的主动成为空的。凡是有的,越创造越复杂,越有的多,它越不可能成为空,除非前提是其本质为空。

就像洗一件被染黑的白色衣服,让它显示本来面目是有可能的,将黑的洗掉,它就可以显示出白的本来面目。如果一件衣服本性是黑的,那么怎么样洗也变不白。故而所谓的本来面目,就是经过洗涮后令这一事物显现出它的原始性质。

假如众生由实有生死而起,那么我们无论如何修行,最终的结果肯定还是回到实有的生死状态里去。所以建立了有为的缘起论,就会无法解脱。(文:明贤法师)

 

千万不能去动刚去世亲人的身体

人去世8-16小时内,神识逐渐离开躯体,此时逝者的感觉宛如老牛剥皮,异常痛苦,一丝轻微的触碰都会令逝者如千刀万剐,生大愤怒,一般8小时后神识完全离开,此时方可搽试、换衣、化装等,也有少数人16小时后才会完全离开...

人去世后全身冰冷,但唯独有一个地方发热,8-16小时神识离开躯体后可触摸判断出逝者投生去那一道:

     脚心发热:地狱

     膝盖发热:畜生

     腹部发热:鬼道(人死后大部分腹部发热)

     胸口发热:人道

     眉心发热:天道

     此为五道,因阿修罗五道皆含有,共称六道。

     顶门发热:往生佛世界。    

  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瑞相:身体柔软如棉、头顶门发热、面色红润、散发檀香(此香非人间那种,但可清楚闻到),火化后有舍利子或舍利花。    

念佛人此种瑞相全国各地无数,有心想见的人皆可亲见。事实胜于雄辩,谁云佛法是迷信也?阿弥陀佛!

病 人临终时,家属勿在病人面前相对而视,以免病人生起爱恋之情。如家人信佛,念佛时切不可带著哭泣的音调,以免病人引起悲伤之心,而失去正念也。家属万万不 可哭泣,致增情爱牵连烦恼痛苦,甚或使病人因刺激而生嗔恨心,因嗔恨心而堕恶趣,岂不贻误往生大事么!病人临终前后,若有食酒肉五辛者,不可走近病人前, 否则病人易失正念,会堕三恶道的。  

病 者气绝之后,以神识尚未离去,仍然是有知觉的。须经过一段时间,通身冷透,神识出离,寿、暖、识都离开了身体,方算死亡。在气绝之后,神识未去之前,心灵 正是很痛苦的时刻。且有因感伤往事而流泪的,亦有因贪恋世间情爱子孙财宝而难割难舍的,或有因心愿未了竟遽然离世而悲伤苦恼的,复有因冤屈未伸而不甘瞑目 的,故此时此刻,正是悲苦交集。若又被搬动,又闻哭声,岂不更使将去未去的心灵,受极大的刺激,生者能这样忍心害理吗?世人不知,认为气绝就是死亡,往往 因这种误解而铸成大错,病者家属及孝顺子女,不可不知也。    

   以一般错误举动来说,只要病人一断气,马上就悲哀啼哭,或抚搂病人而嚎啕,或任意搬动强其正寝,或趁身体未冷先为之沐浴穿衣,或注射强心针,或注射防腐 剂,或方断气立即被送太平间,或当天被移殡仪馆。或更有两三天即行火葬者。这些残忍举动,对神识未去仍有知觉的病人,可算受尽惨毒虐待了。生者所行所为, 实贻害临终人不浅,将使死者痛苦堕落,爱之反足以害之,这是最可怕的。

 

时间、空间只是概念

无论是顺世论、南传佛教还是大乘唯识宗,只要确定了任何一点的实有,就是确立了生灭。有生灭,生命就有了起点,世界就有了起点。这个起点就是“第一因”。

但大乘佛法的中观见承许事物的空性本质,认为因果是“无实体而有作用”的如幻联络,否定第一因的存在。因为一切现象都非实有,我们的生命也不是实有的,谈实有生命的生灭是多余的问题。世间万有并不需要生的过程。

基于这一点,我们来看空间和时间的概念。因为世界是空相,那么时间的实有也是不可能建立的。所以时间没有起点,在佛经里叫做无始;没有结点,所以叫做无终。无起点和无结点,就是时间的无始无终。因为谈始和终都要基于时间的实有存在,所以时间是个虚假的概念。

明贤法师:时间、空间只是概念

明贤法师:时间、空间只是概念(资料图)

在 时间问题上,我们往往认为过去已经过去,所以可以不承认;未来还没有到来,也可以不承认。而现在似乎是真实存在并可以确定的。那么现在的位置该如何确定? 人们一般将“一秒”作为“现在”,那么这个一秒,定有跟前一秒相接触的点,也有跟后一秒相接触的点。只要有了前后方向上的区别,时间就能再分,我们这个宇 宙的特性就是如此。

这一秒钟剖开了以后,中间的部分就是现在。而这个中间部分可以继续分,因为它还有前后接触的关系。这样一直分下去,那么“现在”仅仅只是一个粗大的概念。有再细一点的“现在”概念,更细一点的“现在”概念……最终这个“现在”是找不到的。

因为找不到最近的“未来”和最近的“过去”,所以找不到“现在”;没有“现在”,也无法定位“过去”和“未来”,所以过去、现在和未来都只是概念。

时 间如此,空间也是如此,在找到中间位置时,有前后接触的时候就可以再分。那么所谓方位上的中间,也仍然可以不断往下分。方位上我们很难找到一个中心点,时 间上很难找到一个现在的点,所以龙树菩萨谈到这个问题时就说,我们所谓的“时间”和“现在”的概念,是边见的一种表现。

因为就时间而言,过去的时间已经过去,未来的时间尚未到来,而“现在”是什么?龙树菩萨说没有“现在”这个点,“现在”仅仅只是过去和未来之间的一段空隙、一个概念。这个概念在愚弄我们自己,如果继续向下分析,那么这个概念就会被不断打破。

可以被打破的概念,我们不愿意打破它,这才使我们有了时间和空间的感受,并且用这些感受来折磨自己,认为有时间在管束自己,有时间在流转,有空间在变化。

然而,佛的境界超越了这种实有时空观。月称论师在《入中论》中描绘了佛陀证悟中超越空间边见的境界:

此清净行随欲转,尽空世界现一尘。

一尘遍于无边界,世界不细尘不粗。

这是示现空间的大小无障碍。佛陀的这些清净妙行,都能任运地随欲而转,尽虚空际的世界能示现在一微尘上,也能让一微尘遍现于无边世界,然而世界并没有变得细小,微尘也没有变得粗大。

明贤法师:时间、空间只是概念

明贤法师:时间、空间只是概念(资料图)

佛果中示现空间的大小无碍,主要有两方面:大、小相容;一、多互摄。

《密 勒日巴尊者传》记载:有一次,尊者为调服一位贡高我慢心很重的信徒,示现了一个神通。天下雨了,他魁梧的身躯钻到了一只牛角中避雨。牛角根本没有扩大,他 的身体也没有丝毫缩小。这件事就在普通人的面前实现了。雨过天晴,尊者又从里面出来,那位信徒惊呆了。这便是空间的大小无碍。

对于时间边见的超越,称为“欲时自在”。“欲时自在”主要是说时间的三世无碍(过去时、现在时与未来时的无碍)。佛能在一刹那间同时显现尽未来际的众行,乃至尽未来际都示现无碍。

《入中论》这样描述“欲时自在”:

佛无分别尽来际,一一刹那现众行,

尽瞻部洲一切尘,犹不能及彼行数。

佛没有分别,尽未来际,每一刹那都示现诸多度化众生的妙行,即便南赡部洲所有微尘的数量,也不能及佛一刹那示现的诸行数量。(文:明贤法师)

“四大皆空”,空去哪四大呢?

佛学问答:“四大皆空”,空去哪四大呢?

问:“四大皆空”,空去哪四大呢?

圣严法师开示:不懂佛法的人,他会脱口而出地告诉你:“空了酒、色、财、气,就是四大皆空嘛!”

其实,这与佛教所说的四大皆空,根本是牛头不对马嘴。因为佛教所讲的四大,是指“地、水、火、风”的四大物质因素。

四 大的观念,也不是佛教发明的,这是人类对于宇宙本体的初期探索而得的结果,在东西方的哲学思想史上,几乎有着同样的趋势。比如中国书经所记的“水、火、 金、木、土”五行;印度古吠陀本集所说的世界形成,是基于“地、水、风、火、空”的五种自然因素;希腊古哲学家恩比多克里斯(Empedocles),也 曾提出“气、水、土、火”为宇宙间不变的四大元素。

总之,不论五行也好,五大也好,四大也好,都是指的物理界的基本元素。

佛 教讲四大皆空,是沿用着印度固有的思想而再加以深刻化及佛教化的,因为地、水、火、风的四大元素,是宇宙物理的,比如山岳土地属于地大,海洋河川属于水 大,阳光炎热属于火大,空间气流属于风大。如把它们化为人体生理的,比如毛发骨肉属于地大,血液分泌属于水大,体温属于火大,呼吸属于风大;若从四大的物 性上说,坚硬属于地大,湿润属于水大,温暖属于火大,流动属于风大。但是,不论如何地分析四大,四大终属于物质界而无法概括精神界的。

佛 教 所讲的四大,也有小乘与大乘的不同。从大体上说,小乘佛教所说的四大,是指造成物质现象的基本因缘,称为四大种,意思是说,地、水、火、风,是形成一切物 质现象的种子,一切的物象,都是由于四大的调和分配完成;四大和谐,便会欣欣向荣,四大矛盾,便会归于毁灭,物理现象是如此,生理现象也是如此,所以佛教 徒把病人生病,称为“四大违和”。

小乘佛教观察四大种的目的,是在使人看空我们这个由四大假合而成的色身,不以色身为实在的我,不因执取色身为我而造种种生死之业,一旦把我看空,便会进入小乘的涅槃境界,不再轮回生死了。

大 乘佛教所说的四大,不是指的根本元素,而是指的物态的现象,是假非实,是幻非实,对于物象的形成而言,仅是增上缘而非根本法,虽也承认四大为物象的种子, 但不以为四大是物象的真实面貌;小乘佛教因为只空我而不空法,所以虽把物象看空,仍以为四大的极为质——“法”是实有的。不过,小乘佛教不是唯物论,而是 多元论,因为佛教的空不仅空去四大,乃要空去五蕴。四大,只是五蕴中的一蕴而已。(来源:佛教在线)

 

佛陀的惊人之论:先有众生后有宇宙

一天不断渴爱之心,永远难逃生死轮回。(图片来源:资料图片)

宇 宙是众生活动的舞台,这是通俗的说法;若依佛陀的见地,宇宙是由众生的活动而形成的。比如,我们的家庭,我们的社团,我们的国家,是由家庭中的成员、社 员、国民的全体活动而成立的。故可推知,我们的地球世界是由于生到这个世界上来的一切众生所共同完成的杰作,在地球尚未形成之先,一切将要来到地球上生活 的众生便已在各种不同的世界造作了感受地球世界之果报的业因。所以地球世界是地球众生共同活动的舞台,但在未到地球上活动之前即已在其他世界为了地球的形 成而作了相同性质的活动。这些活动的本体便是构成自我的五种要素,由此五种要素构成的自我便是凡夫众生,凡夫众生的存在便是生、老、死的周而复始地受苦, 称为“轮回生死”,或名“流转生死”,因为随着时间过程中的善恶行为而来感受种种环境和生命的果报,升降不已,浮沉无定,所以喻作车轮的回旋或波流的滚 转。

人 在一生之中的际遇,当然是苦乐相参的,所以仅从一截生命的片段上着眼,作为一个凡夫众生,未必是绝对可哀的事;然从连贯的生死之流 中观察凡夫众生,那就不能不赞仰佛陀的教义了。因为,佛陀所说的苦谛并非苦乐相对的苦,而是指出感受此种苦乐存在的本身便是苦果的报应。宇宙的存在是为凡 夫众生的受苦,那么苦恼的起源又是什么呢?

从 宇宙的本体而变成宇宙的现象,便是众生生死的起灭。佛陀以心物合一的五蕴作为凡夫众生世间的 本体,又以什么来说明宇宙的现象呢?前面已经表明,佛陀是以众生为宇宙之中心,有众生始有宇宙,有宇宙即是有限,此一有限的本身就是宇宙的现象,现在所说 的现象论,是指此一现象的产生和消灭而言。此一现象的产生,名为苦集谛,这是伴着追求快乐和贪欲的满足而来的种种渴望,使得我们从此生到来生,生了又死, 死了再生。

总 括而言,乃是由于我们渴望快乐(欲爱),渴望生存(有爱),渴望无常(无有爱),故使我们永远在欲界、色界、无色界的三界之 中六道轮回。修了善业,生于天上和人间;作了恶业,便下堕地狱、鬼、畜的三恶道中受生。只要一天不断此一渴爱之心,永远都在集聚生死的苦因。要想不受苦 果,唯有先从明白苦因着手,进而不造苦因,便可不受苦果。

灭 苦的真理称为苦灭谛,必须拾弃欲望、断除欲望、离开欲望,不使欲望有其残存的 余地,破除了一切的欲望之后,渴爱之心亦可消灭。也就是说,从所有的烦恼和善恶之中解脱出来,由生死的三界进入寂灭的涅槃境界。此所谓寂灭的涅槃境界,不 是永恒的死亡,也不是永恒的生存,而是不生不灭的、寂静安稳的、自由自在的、绝对的存在、无限的存在,无远弗届,无微不至,是冲破了时空界限的、超越了心 物观念的彻底存在和究竟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