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时国际官网

最新公告:
加入中国教育培训联盟,获联盟会员广告席位

商学院

管理智慧,学习培训

佛教经典教给了我们什么?

文字:[大][中][小] 2016-4-6  浏览次数:66434

所谓经典,乃经久不衰的万世之作。品阅经典如与圣贤交流,其寥寥数语常令人长久深思。初读时候,明白的少,不明白的多,这是常态。 然多读一遍就多增一番感悟,甚至出现后来认识全面推翻最初认识的情况。佛教经典其内容博大精深,除佛教教义外,也包含了政治、伦理、哲学、文学、艺术、习 俗等方面的论述,是人类历史上一笔丰厚的文化遗产。

佛经让我的红尘之路多一些快乐的元素   作者:龍女

我 喜欢上佛经,是来源于父亲,每看见父亲参佛尊供,总会在旁偷笑。在记忆深处,父亲是威风凛凛挎枪的,反之做如此精细的动作,着实不解。所以在心里 常笑父亲。有一次心情不好,我静静的坐在父亲的佛堂。静静的看着几尊佛,看着看着,越发的觉得威严;那自若的神态,让我不敢在痴傻的看下去。于是那一刻, 我发现我喜欢上那威严而坐的佛了……

开 始看父亲的佛书,才发现佛经中的精华部分,实在是人生一直需要参悟的。因为人的贪念无时不在,所以佛要求人要学会放下,舍得。佛学中的大智慧,其 实是红尘中的人谁都可以参悟到的,但是说做到,我想没几个人可以做得到的。人们大多迷恋都市的繁华,迷恋美女的浅笑依依,迷恋出手金银的阔绰,迷恋所有喜 欢而得不到的东西……

佛 说:“学佛第一个观念,永远不去看众生的过错。你看众生的过错,你永远污染你自己,你根本不可能修行。”这话太浅白易懂了。但是你让人真正的去贯 彻去执行,那实在是难上加难哪!“我见,我爱,我痴,我慢”四烦恼,是佛家力求要消除的。可是谁人能消除掉呢?因为消除不掉,所以才会有了人类与人类的分 争,才会有了人与人之间的恩怨,才会有了今生与来世的对于得不到事物的企盼。这种痴傻是要不得的,在佛学里,要力求批评的。放不下世俗心,就难登修行的最 高峰。

“你 要包容那些意见跟你不同的人,这样子日子比较好过。你要是一直想改变他,那样子你会很痛苦。要学学怎样忍受他才是。你要学学怎样包容他才是。” 这是佛的理念。我想这话看用在什么地方。如果用在家庭过日子,倒也相安无事,要是用在外交场合,岂不是弄个国土尽失。所以我一直理性的看待佛学,当然对于 佛学的爱,并不意味着我们全盘的接受,接受也要受环境的制约。

佛 学一直是我心里的挚爱。总觉佛学的精典自己可以参透,但是一生都无法做到。因为一生都无法放下执着心的。这对于事物的过份执着是佛经中的大忌。在 红尘中游走,我知我一生都无法放下,无法不去索取。我喜欢一切华美的东西,我喜欢一切可以让我舒服享乐的东西,我得不到的东西,只要我喜欢,我会一直惦 念。这样的心态,既便是参透了佛学,又于事无益的。所以我说:我愚昧而顽劣!

  “眼睛不要老是睁得那么大,我且问你,百年以后,哪一样是你的。”“当你烦恼的时候,你就要告诉你自己,这一切都是假的,你烦恼什么?”这同样是 佛的话。这话要是说给一直想自杀的人,得,那人没救了。佛学有许多的话,让人看着有点心灰而意冷。所以我对佛学总是挑肥拣瘦的接纳的。人生百年一场,生 死,恩怨,哀痛……无一不会发生在自我身上,这也是一个时间问题。所以快乐应当是我们追求的,享乐亦如此啊!没人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我们只拥有今天,所 以要学会把握今天……

 看淡春花秋月的人,是她早领略其美了。看淡物质享乐的人,我想在他的内心也真正的要达到了修行的标准了。在红尘中可以看淡物质享乐,实在难能可贵呀。

  “每一种创伤,都是一种成熟。”这话也是佛说的,这话我甚爱之。是呀,因为有了伤痛,才会有了对某种事物的清醒。也因此可以放下执着心。不惊叹花 的美,是因为在花开后;可以看出其枯萎的本性。不惊叹浮华和奢侈所带给人的感官享乐,是因为看透了名牌和非名牌一样能遮风挡雨。人不管高低贵贱,一样要接 受死神的邀请。每一种成熟都是心路历程的一种沧桑的见证……

“一 切恶法,本是虚妄的,你不要太自卑你自己。一切善法,也是虚妄的,你也不要太狂妄你自己。”佛经与我心,是一种规劝,一种检验,一剂清心的良 方。虽然我做到的并不够,但是我总是力求让自己学着去做。我因此学会了宽容和豁达。琐碎的小事于我,学会了视而不见,天大的大事于我,是佛的旨意,我在意 也无济于事……

红 尘前路,学会取舍的静静的往前走,便会发现春花秋月,各彰显其美。红尘之路,如白驹过隙,如何要计较那么多呢?岂不是失了做人的乐趣。“永远不要 浪费你的一分一秒,去想任何你不喜欢的人。”佛的理念,其实就是你走向快乐的良药啊!我珍爱佛经,但是我不盲从,亦不执念于佛经。我却愿意从内心修正自己 的品性,让我的红尘之路多一些快乐的元素。

 
佛经之中尽是好文章
作者:扬州孙香我

听 说,对那些瞎改他文章的编辑,张中行曾出过恶声:“改我一字,男盗女娼。”不知道的人,以为这老头子倚老卖老,太不讲道理,你再是什么名家,文章 做得再好,当真就一字也不能动吗,还骂出这么难听的话来。我却有点能理解,怕不能怪老先生。一次张中行的文章中有个“娑婆世界”,到了编辑那里,大概以为 老头子老眼昏花了,什么娑婆呀,没听说过,把婆娑写倒了吧,就大笔一挥,给改成了“婆娑世界”。凭良心讲,碰到这样的编辑,真的不能怪老先生要出恶声了, 换了谁怕也都要开骂的吧。不是我说现成话,老先生的这篇文章要到了我的手上,敢肯定,我是一定不会弄个“婆娑世界”讨骂的,这样说好像我比人家编辑的水平 还高似的,其实一点点这样的意思都没有,只是我这人喜欢乱翻书,偶尔也会读点佛经什么的,碰巧知道佛教里的的确确是有个“娑婆世界”的。

记 得那年第一次去香港,拖了大半箱子的佛经回来,到了禄口机场,好像是个武警,大概是见这只箱子沉甸甸得有点可疑,让打开检查,见一只大箱子里面差 不多都是佛经,武警抬头再把我看看,估计心里在嘀咕:这家伙也不像个和尚啊。是的,我不是小僧老衲,也不是在家的居士,但我真的是常常喜欢读点佛经的。喜 欢读的原因是什么呢?记得周作人曾回忆过鲁迅:“鲁迅在一个时期很看些佛经,这在了解思想外,重要还是在看它文章,因为六朝译本的佛经实在即是六朝文,一 样值得看。”而知堂自己也是读过不少佛经的:“我只是把佛经当作书来看,而且是汉文的书,所得的自然也只在文章及思想这两点上而已。”真不是攀附先贤,我 之喜欢翻翻佛经,确实是和这兄弟俩有一点契合的,虽说也是想了解一点佛经里的思想,但更多的我还是把它当作文章来欣赏的。比如一部《金刚经》,我就是时常 要读读的。“应无所住而生其心”,这样的思想,的确是很叫人佩服的,据《六祖坛经》记,当年惠能初见五祖,听讲《金刚经》,听到这八个字一下子就大悟了, 五祖便将衣钵传与他,成了禅宗六祖。说老实话,这八字真经,就是对像我这般的愚顽之辈,亦是如同棒喝,叫人恍然大悟的。但我之喜欢《金刚经》,除了它的思 想,对其文章亦是佩服得不得了的。你看它开头就写:“一时佛在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尔时世尊,食时着衣持钵,入舍卫大城乞 食。于其城中次第乞已,还至本处。饭食讫,收衣钵,洗足已,敷座而坐。”只是老老实实的记录佛祖穿好衣服,拿着讨饭家伙,进城挨家挨户要饭,要回来吃饱 了,收拾一下衣服饭碗,再洗洗脏脚,然后铺好位子,坐下打坐。平常的佛祖,平实的文字,多好的文章啊。你想想,这要让如今那些个专会写美文的作家们文人们 来写,那还得了,是写经啊,写的又是佛祖出场,还不铺锦列绣、妙笔生花,写得神光四射、云里雾里啊。说出来不怕人家笑,我年青时也是喜欢看所谓美文的,很 是佩服那些作家真是太有才了,怎么写得那么漂亮呢。但如今,对那些个美文的感觉,我不说谎,就只剩下一个字,腻。翻了几十年的书,若到今天还不能识得一点 文章的高下好丑,岂不冤枉。如今喜欢的,正是《金刚经》这样的文字,质朴,平实,辞达而已矣,这才是好文章呢。

知 堂曾慨叹:“士大夫不读佛书以为正派,却亦即此吃亏不少了。”这话真不是瞎说,单单以文章论,中国自唐宋八大家开始的一些文人,专会写那放言 高论、铿锵有力的大作,要么就是擅长写那雕龙镂凤、诗情画意的美文,就是不肯老老实实的说话,平平实实的作文,怕正是吃了不肯读读像《金刚经》这样的好文 字的亏吧。所以知堂老人又诚恳的说:“我不敢妄劝青年人看佛书,若是三十岁以上,国文有根柢,常识具足的人,适宜的阅读,当能得些好处。”这话也算得是金 针度人了。当然,如若你对佛经一点兴趣也没有,知堂这话你也可以不听他的,但你因此也就错过了欣赏一些好文章,这却是一点不假的。小和尚念经,他要记词 句,老和尚看经,他要了生死,反而是我们这般凡夫俗子,没有那些个负担,可以一味只把佛经当文章来欣赏,不亦快哉,你要还是不晓得读,那真的就是你自己的 事了,反正吃亏的又不是别人。

 
佛法给了我生命与慧命作者:慈清

我是在1991年10月7日苏州灵岩山寺佛法僧三宝前明学法师为我授受三皈。从此依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老实念佛来要求自己,刚皈依时,我开始吃十斋,来锻炼自己断荤;受五戒后,从此持长斋吃素。

在 未跨进佛门前,对佛法不了解,自认为是迷信,根本不相信有佛菩萨。但因业障深重,身子很弱,患有类风湿关节炎,十分痛苦。因不知道身病乃是杀生所 受的果报,到处求医,每个医生各有说法,药吃了不少,也没见好转。幸承宿世善根,因缘成熟,得到一本《觉海慈航》,把我引入佛门,皈依了佛法僧三宝,从此 戒杀放生,念佛念观音。

1992年在灵岩山佛经流通处听一位师傅说北京有讲解净土法门的光碟和录影带请,请来听了之后,了解了一点净土法门的知识和修持方法,让我受益匪浅。增强了逐步了解佛法奥妙的信心。

然后又非常幸运有位同修给了我一套《印光法师文钞》,我如获至宝。改往修来,洒心易行。

《文 钞》的文字般若,是我修持路上的指向灯;似甘露法雨从头到脚洒在我身上,一阵清凉,所受的感受真是无法用语言所能表达。继后则常自省察,自知惭 愧,精进修持,在为人处事,做人的标准上,进一步完善。把修持与日常生活中联系起来,使自己贪嗔痴淡一点,向戒定慧靠近一点。只要有空我就学习祖师大德的 著作,欢喜信受。以老实念佛,求生西方为宗旨。

1998年农历二月十五日也是在苏州灵岩山寺佛法僧三宝前明学法师为我授受五戒。从此长斋念佛,以真为了生死,和深信切愿意持佛名号作为自己修持的座右铭。

但 由于杀业太重,在1999年又患心脏病,病假在家休息半年,身体弱,念佛吃力,我一直随念佛机念佛。有好几次我在半醒半睡中看到有冤家债主来掐我 的喉咙,都被我念佛而驱走,有一次,还听到和看到有两个人站在我床下面像拿了个本子,说我没几天寿命了,我听到后使尽念佛,一直念到醒来。同样的恶梦反复 连续好几天。都被我的念佛而消除。

病到方知身是苦,健时都被五欲迷。

如果不是佛菩萨祖师大德护法神的加被,我怎能知道净土法门?怎么能度过难关?是佛法启迪与帮助了我,使我改变了命运,深深地感谢佛菩萨祖师大德的慈悲与恩德。我要将此深心奉尘刹,一句佛号求解脱。我之所以有今天,全靠佛法给了我生命与慧命啊。

南无阿弥陀佛!

 

经典之中论圆融博大佛教经典为冠作者:觉希

《百家讲坛》推出系列节目“我读经典”,一部分《百家讲坛》的主讲人分别宣讲了对研读“诸子百家”的心得与感悟。节目中提出这样几个问题:什么是经典?怎样读经典?为什么要读经典?经典的现实作用是什么?

佛 教中的“佛言祖语”较之“诸子百家”思想,更加圆融而博大精深,“诸子百家”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为思想基础,并没有超越人性范围,而 佛教经典对于“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而言,只是很不究竟的一部分,佛教的精神实质最终以人性的圆满超越人性而趋向佛性的无余涅般,即大觉悟、大解 脱。所以,我们读诵佛教经典的重要性就越发突现。

经 典是流经百世而不衰的,是指导人性完善的思想意识体系,是常读常新的认知。一部佛经我们初读时,完全没有什么烙记可言,尽管我们熟读万遍,对佛经 的感悟也不会一成不变的,随着自己社会阅历的丰富、对人生的体悟,回头再读佛,便有了全新的感悟。佛经在人们各个时期都有着一定的净化思想、陶冶情操的作 用,同一部佛教每个人去读诵,反映在心灵深处的东西是不一样的,一个人在不同时期去读,体会也会不一样,所以,弄懂弄通佛经是不尽然的,它是随着人格的层 次的提升而日久弥新,这也就是说我们去读诵佛经不是以一项学问去研习,而是以奠定我们人生思想基础,修正我们的思想意识来奉持一生。对于经典自称完全读懂 的人,一定是在自欺欺人,在我们自认为完全精通佛经的若干时间以后,再读同一部佛教,感悟将是崭新的。精通只是技艺的熟练,经典却是思想认知的日新月异。

“学 以致用”是经典的现实作用,“半部论语治天下”,不是说背诵或弄通了《论语》就可以行治天下,而是说以《论语》的思想精髓指导规范自己的思想行 为、化解现实当中的矛盾、解决现实所遭遇的难题,这才是《论语》的现实意义,“死读书”与“读死书”在现实中是毫无价值的。读诵佛经道理也是一样的,佛经 就是成佛之路的指引方法,这条路我们不是行走在“佛国”,也不是“天马行空”,而是一步一个脚印行走在我们所处的世间,这就要求我们读诵佛经与现实生活巧 妙结合起来,在完成人格的同时,佛格也就水到渠成了。“佛言祖语”是最具其现实意义的,根本的反映就是佛教提出的“方便说”,在现实社会许多无奈面前,假 以方便,即“借假修真”,最终达到成就道业的目的,这是佛陀大慈悲的流露,也为我们解决现实问题提供了保障,通过佛经的奉持,不但净化我们污染的心灵,更 能面对现实问题而势如破竹、迎刃而解。这才达到我们读诵佛经的目的。

我亦凡夫,我们可以用一整天读完一部文学作品,但一部经典我们一定要用一生的时间去读诵,因为经典在我们一生当中的作用恰如一句诗词所道“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疑无路”是人生的写照,“又一村”是人生的企盼,架起通达的桥梁便是一部部的经典。


佛门一日:听晨钟暮鼓 品清粥素斋

 

锦石岩寺(图片来源:凤凰佛教 摄影:咩咩羊)

佛在心间(图片来源:凤凰佛教 摄影:咩咩羊)

大雄宝殿(图片来源:凤凰佛教 摄影:咩咩羊)

崖壁间“长”出的一片清净地(图片来源:凤凰佛教 摄影:咩咩羊)

[原标题]佛门一日

走 进丹霞,在长老峰下抬眼一望,便见万丈悬崖的半腰处,佛幡飘忽,一古朴石窟寺庙的飞檐翘角如横空出世般绝世独立。也许是佛缘将至,当我们从老山门沿上山栈 道爬至半山亭处,便见三位身穿灰色素衣的比丘尼边细声细气地说着话儿,边低眉顺眼地从我们身边走过,在通往亭子左侧的一条林荫道间影子倏忽就隐去了……我 们遂循其迹,在用小石子铺就的细径上移步。因我知晓,在丹霞山众多的寺庙之中,锦石岩寺是唯一的一座尼姑庵。

一 路走去,小道两旁绿树野花 丛生,蓬勃生长的翠竹交错而长,把小道上空愣是织成了一个绿色的天然棚顶,尽管外面阳光普照,但道间却是竹影婆娑,葱绿静谧,且湿风徐徐,沁人心脾。行进 约二十来分钟的光景,只见竹光树影间静立着一座汉白玉牌坊,上书“锦石岩寺”四个鎏金大字,不远处门楼的两侧则是赵朴初先生的手笔:翠竹森森峰回路转疑无 径,丹崖隐隐柳暗花明别有天。

锦 石岩寺原为丹霞山长老峰万丈悬崖间一天生洞穴,因周围石壁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间错,四时不同 而得名。该寺住持法贤法师告诉我,锦石岩寺建庵距今有近千年的历史,现有比丘尼20多人。早在北宋崇宁年间,一位名叫法云的僧人来到这里,见此处风景清 幽,红尘不到,便在洞穴的石殿间打坐斋戒三天三夜,一觉醒来,仿佛洗尽了尘世的万千烦恼,继而不禁感叹“半生在梦里过了,今日始觉清虚”,遂留此建庵隐 居。

进 得寺内,一排呈S形的石窟,依次分布着斋堂、僧僚,以及七佛殿、弥勒殿、大雄宝殿,其中以观音殿为最大,可容千人事佛念经。每个佛 殿内都有一两位盘坐在金黄色的蒲垫上,默念佛经的比丘尼。只见她们微眯双眸,神情肃然地左手捻着胸前的佛珠,右手轻敲木鱼,嘴唇轻微地张合着,念佛之声合 着石壁间放送的梵呗之音,幽远而又空灵,让人杂念全无,顿生顶礼膜拜之感。

仰 看窟顶,一条“锦龙”紧贴石壁,活灵活现。锦龙身宽若一米, 长约几十米,呈峰窝状,绿色中夹杂点淡黄,极像一条多爪真龙穿插缠绕于石洞中。锦龙乃蓝藻类生物,在这充满着宁静与禅意的自然环境中,历经长时间的禅乐及 梵音的浸润……它会随着寺内气温、湿度的变化,甚或佛音的高低起伏而改变颜色……与洞中绿龙的龙身相对应的是佛庵外临空而建的一条绿色长廊。长廊由花圃和 菜地组成,里面种有荫如华盖的菩提树,以及茉莉花、金樱子、迎春花等花草;还有被誉为“丹霞三宝”的达摩兰、还魂草、相思豆;菜地里的豆角、黄瓜、茄子等 蔬菜正值开花时季,到处蜜蜂嗡嗡,葱绿一片……法贤大师说,这些都是寺庵里的尼师们在闲暇里自栽自种的,收获的蔬菜也完全能自给自足。问及佛庵中的蔬菜和 花草的花蕊为何开得如此旺盛?大师说,顺其自然,守住宁静,花就开了,花开即见佛理。

行 于寺庵之外,一帘由长老峰千仞峭壁间飞泻而下的瀑 布从寺庵大雄宝殿的石岩边临空而降,似千万条马尾临空飞逸;与飞泉同舞的还有一群群飞剪着瀑布的岩燕;向下俯瞰,只见锦江环绕长老峰从寺庵前缓缓交汇向前 流去;玉女拦江、群象过江两个丹霞山的著名景点尽收眼底……在感叹佛庵风景无限,宁静致远的同时,一个问号也在我等心底初现:为何锦石岩寺能据守这么一片 风景如画的山水?法贤大师缓缓而释:“锦石岩建寺至今,曾遭无数的天灾、兵燹、人祸,但僧尼们总会毁了再修,灭了再建,不曾停顿;都说自古名山僧占多,归 其缘由,则均是僧尼们能挡得住红尘,经得起磨难,能坚守信仰和宁静的缘故。”

“嘀 哒,嘀哒”的时钟很快指向十一点,这个时段正是佛庵里的尼师们吃斋的时间。见我们有与尼师同吃斋饭的请求,法贤大师微微颔首以示默许。不一会,一位年轻的 女居士便引领我们来到斋堂。斋堂也是一间呈梯形的石窟,面积有近百平方米。整个斋堂有如佛堂一般窗明几净,一条条长方形的斋桌上摆放着整齐洁净的碗筷。在 斋堂右侧的厨房里,只见几口大铁锅下面正熊熊燃烧着一堆干柴,煮饭烧汤的饮用水也是从山上直接引下来的山泉。转眼就到了正式斋饭的时间,僧尼们先是神情肃 然地念经诵咒一番,然后安坐。我们也学着僧尼的样子,净手净心,自觉地收起相机,把手机关闭或调为静音,将双手并排放在斋桌上,正襟危坐着……渐渐地,我 们的心胸也缓缓地平静起来,少了杂念,少了嗔痴,多了一份宁静与庄重。

斋 饭间,几位居士抱着装有各色斋菜的铝盆,依次从我们面前走过。如 果想吃某样菜肴,只需稍稍举手示意,居士便会停下满上。需要多少,便给你盛上多少。如果不慎掉下菜叶及饭粒,我们也会学着尼师们的样子,小心翼翼地拈起放 入饭碗。整个吃斋时间,除却斋堂正面桌上的电视机里传来阵阵轻微的讲经声外,每个人吃得都很是安静,也未见有任何的浪费,大家吃完还自觉地学着尼师们的举 动,拿起自己用过的碗筷到水池里洗净放好。

吃完斋饭,在寺外绿色长廊的菩提树下,法贤法师又跟我们闲聊起了有关吃斋与吃素有何不同的话题来。

见 佛庵中晚课还有一小段时间,法贤法师便指派两位尼师给我们引路,到位于锦石岩寺右侧“马尾飞泉”边的“洗心泉”看看。登上“丹梯铁索”的半道,便见梯下一 窝山泉在绿树野花中静卧,山涧泉水潺潺畅流池中,泉水上方的石壁上刻有“洗心泉”三字,旁侧有联:濯手濯足美仪表,洗面洗心清灵魂。见池边有老人搀着小 孩,男子抚着女士,争相浇洗,随行的两尼师也微笑着对我们说,你们也洗洗吧,洗了此泉就能心宁神安,少邪多正……远在广州的小郑夫妇从短信中得知我正在洗 心池濯手洗心,竟不知从哪里找来两句楹联:登丹梯,到池边洗心,洗去邪恶观念,回头是岸;出幽洞,观马尾拂尘,拂除不正风气,立地是佛。

从 洗心泉下来,回到锦石岩寺,正赶上寺内的尼众们晚课。课诵在宽大空旷的观音殿举行,尼师们神情肃穆,满脸虔诚地先是唱诵《南无阿弥陀佛》,接诵《礼佛大忏 文》及《礼佛小忏文》……此时自然界的风声,泉水的叮咚声,尼众们课诵的梵呗之声相互交融,宛如天乐鸣空,给佛殿笼上了一层神圣的气场。

一 天下来,见证了法贤法师及尼师们的广闻博识与佛心仁厚,无不让人大有“有缘此寺逢僧语,偷得浮生半日闲”之感。此时,一轮红日从长老峰顶慢慢落下,天边的 霞光将锦石岩寺染成一片金黄,见守更的尼师身倚寺门,手推铁栅……我们知晓,暂别锦岩庵的时候马上就要到了。我等边走边退,挥挥手,步履明显比初进佛庵时 轻盈了许多……